爸爸已經走了12天了,到現在我跟媽媽還是蠻不習慣家裡少了一個人

弟弟又剛好進部隊,所以爸爸的後事只有剩下家中三個女人可以處理,妹妹又嫁了,所以目前家裡只剩我跟媽媽"相依為命"

爸爸剛走的第一天晚上,我跟媽媽擠在我的房間睡覺,但我們兩個怎麼樣也睡不著,就算睡著了也是不安穩

以前爸爸喜歡待在房裡,就算房門關著,我們也會知道有個人在房裡看電視,心中就會很踏實.....

現在,爸爸是真的永遠的走了。

 

7月中,就在奶奶告別式前一天,爸爸因為身體不適進台大急診,在急診一待就是一個星期

那幾天我們就在奶奶的法會跟告別儀式及醫院兩頭跑,身心完全沒有放鬆過

一個星期後台大公館分院終於有病房了,就在轉入病房的某天早上,值班醫師將我叫出病房對著我說"你父親這次應該無法出院了,如果你父親的血壓持續降低,我們必須要跟家屬討論是否同意放棄急救……."

我聽完實在無法相信,當然,我心中會認為怎麼會是值班醫師來跟我說這樣的事情,那種感覺好像他正在宣佈爸爸的大限之日即將到來,我聽完眼淚馬上流下來,馬上跟媽媽妹妹討論這該如何是好,就這樣我們掙扎了好多天不曉得應該怎麼做才好,最後媽媽還是請醫師跟爸爸談一下他的病情,我想任何人包括爸爸一定不覺得這次住進醫院會出不來,也一定不覺得自己居然在短短的半個月後,就這樣走了……

 

當媽媽告訴我們醫師已經跟爸說明病況後,心中除了心疼還是心疼,我無法想像如果是自己即將面對死亡那會是怎麼樣的心情,恐懼、徬徨、無助…..父親從以前跟我們就不多話,面對死亡這件事情,我們更不知道該如何溝通,所以,到現在我還很後悔當時為何不跟爸爸多多聊天,了解他是否有什麼事情需要交代或有什麼話要說….有一晚是我照顧爸爸,在隔天早晨,等媽媽來換班時,爸爸突然叫我到他床邊,握著我的手說瑋瑋,你比較懂事,要好好照顧媽媽….”接著,爸爸就在我面前哭了出來,說著醫師跟他說考慮要轉安寧病房,問我知不知道安寧病房的意思…..我的心實在很痛,很難過….但又要安慰著爸爸,爺爺也在一旁很緊張的問著我說到底爸爸跟我說些什麼,對著才剛失去妻子的爺爺,我要怎麼說出口……從那天後,爸爸的狀況就每況愈下,最後連起床上洗手間的體力都沒了,吃飯的量更是可以用米粒數的出來,每天打抗生素、輸血、白蛋白,打了這些營養針,又全部跑到他的腹腔,肚子隆起的跟懷孕五六個月一樣,於是又很不舒服的要求醫師將腹水抽出,於是所有的營養又沒了……這樣反覆的狀況,這麼虛弱的人怎麼會受的了……

 

剛好,遇到弟弟兵單到了,他入部隊的前一兩天,爸爸已經開始沒有什麼清楚意識了,但弟弟從部隊打電話回來跟他說話時,他會笑的很開心,然後馬上帶著微笑又睡去,其餘的時間,他就根本都沒有起床過….媽媽跟我們都覺得情況已經越來越不妙,他越沒有起身上廁所,身體的阿摩尼亞就會越來越多,氨越來越多就表示人會越來越昏迷,然後生命就會這樣…..流逝。一般病房會希望像我們這樣的病患能轉入安寧病房,但台大安寧病房並不好等,最後還是透過關係等到一張床,8/3中午從公館轉入總院,雖然我從一開始是很不贊成轉入安寧,但實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,最後爸爸轉院時意識其實已經不清楚了,他一直在昏睡,轉入總院對爺爺也好,他每天早上都會騎著摩托車從新生北路二段騎到辛亥路那邊,一個86歲的老人家了……! 轉到總院,至少爺爺不用舟車勞苦…..8/4上班前我到醫院看一下爸爸,等我到醫院看到爸爸的樣子,我嚇到了,直覺今天必須請假,一定要好好在醫院陪陪爸爸及媽媽,爸爸的樣子整個都變了,我很害怕那個時候真的到了,接著護士問我們要不要讓爸爸洗澡,讓他舒服一點再走.....台大醫院有很好心的志工們,當我們有這樣的需求時,她們就會來協助我們,用特殊的病床讓爸爸能躺著至專門的盆浴室洗澡,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幫爸爸洗澡,全身上下,腳趾縫我都不敢馬虎,邊跟他說爸爸,你好多天沒有洗澡了一定很不舒服,我現在用你最喜歡的多芬幫你洗的香噴噴,讓你舒舒服服的…..” 邊洗邊流著眼淚,因為爸爸已經完全沒有意識了…..

 

洗完澡幫爸爸換上他最喜歡的襯衫及褲子,因為醫師說,爸爸大概就剩一兩天的時間了,唉,眼看著自己的父親的生命就這樣在你眼前一點一滴的流逝,這樣的心情真不知道該怎麼敘述…..聽說,當人要走時,七孔會開始分泌液體,到了下午,爸爸越來越喘,眼睛開始分泌液體,鼻子、嘴巴開始吐血了,我們忙著幫他擦拭,深怕他最愛的衣服沾髒了,量實在越來越多,護士來幫他抽分泌物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,中午通知弟弟從部隊趕回來見爸爸最後一面,家中的親戚也陸陸續續到病房中跟爸爸說說話,我則是不知道哭過幾回……,八點弟弟得回部隊,雖然爸爸完全不知道他有回來過,但醫師跟安寧病房的法師說人的聽覺是最後才會消失的,所以我們儘可能的一直在爸爸的耳朵旁跟爸爸說話,這時,我第一次跟爸爸說爸,謝謝你辛苦把我們養這麼大,我們都很愛你 最後一個字根本已經說不清楚了……

 

九點時,我回家拿換洗衣物準備跟媽媽一起在醫院陪爸爸,就在我準備出家門時接到妹妹的電話通知爸爸已經走了,趕到醫院看到爸爸已經蓋上了往生被……我趕不上在他離開前在他的身邊…..我真的無法相信爸爸已經走了,好突然,雖然知道癌末的病人一定會走上這條路,但還是無法接受他在這時候離開…..

 

就這樣,準備邁入第13天,但還是不習慣……

爸,你在那邊過的好嗎?
 

V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